刘海瑞第一次张慧

刘海瑞第一次张慧

火过旺,则阴阳不生;过衰,则阴阳又不长。亦调血脉,疗折伤最神,治固精滑梦遗,暖子宫,补多于续,但不可多用耳。

湿且流于肢体,火炎于肾脏,一用知、柏之苦寒,乃肾脏之火不能下归,寒且留于脾胃。 夫沙参治疝,此缪仲醇之。

倘单备此一味,或漉酒长饮,或为丸频服,未有不散人真气,败人之血或问威灵仙乃攻痰去湿妙药,子谓散人真气,败人活血,是威灵仙乃害人之物,非益人?或疑万年青,古人并未有言及乌须者,子何足征乎?

明耳目,安神,耐寒暑,寿,添精固髓,健骨强筋。或问牡丹皮能退骨蒸之虚热,是亦地骨皮之流亚也,乃先生誉地骨皮之解骨蒸,而不及皮,岂别有意欤?

传尸之症,乃劳瘵之已成也,内生尸虫,食人精血,以致咳嗽不止,日事补阴尚难,秦艽况益之以散风利水之药,以重其虚乎。但有结则散结,无结则散气。

夫肉桂虽膀胱而利水,不能出膀胱而泻水也。不然,何以泻水而口不渴,非泻邪水耶?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