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ori封面番号

kaori封面番号

 癫、痫、痼疾也,有得寒即发者,有得怒、得劳即发者,其机不外《内经》气上不下之一语。非汗为膀胱之津液,小便为三焦之水也。

经曰∶脉从病反者,脉至而从,按之不鼓,诸阳皆然;诸阴之反者,脉至而从,按之鼓甚而盛也。若但清降之,则清降而已耳,非和解也;但疏散之,则疏散而已耳,非和解也。

此必非本真阴真阳有败也。又有其人本寒而伤于热,及本热而伤于寒,日久往往与之俱化。

若骤因风热与过汗者,宜甘酸以养之,经谓∶心苦缓,急食酸以收之是也;若久病与无病而然者,更宜大剂甘寒酸温之药,生津补血以溉之,所谓津液相成,神乃自生地;又有水饮冲心而发者,必辛散淡渗,兼滑润之剂,载痰上下分出以涤之,此又所谓心中大动,恐如人将捕之者,是心阳为水邪遏抑,而神不自安也。 刚柔二痉,皆属于实,其虚痉乃别一证,不得以柔痉当之。

《内经》谓厥成为癫疾。但所感或挟空中秽恶之气,故其治或放血,或汗,或下,皆以泄气血中有余之邪也。

慎斋谓∶调理脾胃,,以散肝结。 此专指肝肾虚冷言,故曰肝虚用此法也。

Leave a Reply